男人出軌,並非都是為了美色

劉義與我是總角之交,我們已經做了三十多年的朋友。

在我的認知里,他憨厚老實,有點木訥,不僅不善言辭,而且十分懼內,是個怕老婆的主。

朋友聚會時,老婆總是跟著形影不離,看得很死,也從不敢去KTⅤ玩,老婆不允許。

劉義的生活相對來講有些枯燥,眼裡只有老婆和孩子,是個缺少生活情趣,甚至無聊乏味的人。

偶爾喝點小酒,從不貪懷;偶爾打場小麻將,還得到他家裡;偶爾泡泡美眉,他又不敢去,完全就是個受氣桶。

誰出軌都有可能,唯獨劉義出軌超出我的想象,怎麼可能?太陽也有打西面出來的時候?真是世事難料!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話還得從一年前說起,那時的劉義在一家私人超市開車送貨,工資雖不多,但幹得很起勁,他知道自己有老婆孩子需要養活。

超市的老闆是個女的,年近五十,離異,雖徐娘半老,但風韻猶存,性格大方為人爽朗,對待手下的員工也很好,知道疼人。

劉義幹活勤快有眼力勁,自己工作範疇外的活計,他也常常伸手幫著干,因此深受女老闆的青睞和器重。

為了回饋劉義,女老闆時常會對他噓寒問暖,還格外給他一些小恩小慧,比如:

吃工作餐時,會給他多加個大雞腿;看他工作辛苦時,會親自遞上一條濕毛巾;發工資時,還會多給他個三頭二百,以示獎勵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看起來都是些不起眼的小事,但劉義卻感到自己很受觸動,暖暖的很受用,有時甚至覺得女老闆對他,要比自己的老婆對他好上千百倍。

想想家裡的那位,整日里只知道吹鬍子瞪眼,不是疑神疑鬼,就是嫌自己沒本事,總拿自己與誰誰誰去比,壓力山大很是鬱悶。

「我就這麼大本事,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我,明明知道這些,那你當初為何還要嫁給我?」逼到急眼時,劉義也會硬著頭皮反駁。

老婆可不管那些,只要劉義敢反駁,必會將劉義整到無話可說,甚至哀求賠錯。

對比下來,孰好孰壞?劉義的情感天平,最終難免開始傾斜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有一次晚上喝酒時,劉義竟然沒帶上老婆,而是帶著他的女老闆來了。

出乎大家的意料,有朋友就當場調侃劉義:「大劉,監護人呢?」

劉義則嘿嘿傻笑道:「換了。」

不服不行,女老闆還真是會體貼人,在用餐過程中,不但時不時地為劉義夾菜,還偶爾的為他擋擋酒,一直像個大姐姐在護著小弟弟,讓人倍感親切。

望著劉義那一臉開心的樣子,彷彿是變了一個人,以前的那份拘謹不見了,話也相對多出了很多,冷不丁還能冒出一兩句冷笑話,真的是讓人刮目相看。

做為朋友一邊替他高興,又一邊替他擔憂,為了能讓劉義保持一副清醒的頭腦,適時地潑一下冷水,還是有必要的。

在上洗手間時,我對劉義講:「劉哥,不怕嫂子知道?」

已經有了些醉意的劉義,無所謂似的對我哈哈大笑:「愛咋地咋地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「想好了,不怕嫂子鬧?」

「愛鬧鬧吧,我早就受夠了。」

「孩子呢?」

劉義當時聽后,不由得怔了一下,隨即眼含淚光對我斬釘截鐵回道:「車到山前必有路,先走一步算一步。」

兩個月後的一天晚上,劉義打電話叫我們哥幾個出去吃飯,說是要與我們把酒言歡,一醉方休。

來到飯店后,看到就劉義一個人坐在雅間內,兩隻手捧著個腦袋,一臉的茫然和沮喪。

朋友問劉義:「大劉,失戀了?」

「唉!失戀倒沒有,離婚了。」劉義使勁地拍了一下桌子,深深地嘆了一口氣。

「還是離了,不過也好,不幸福的婚姻對於雙方來說都是一種折磨,只是苦了孩子。」朋友也不知自己說得對不對,畢竟都沒經歷過這種事情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我隨後也走到了劉義身邊,拍了拍他的肩頭,安慰道:「劉哥,一切都會好起來的,人生沒有過不去的坎。來,今夜我們不醉不歸!」

你一杯,我一杯,那天晚上我們哥幾個喝了個天昏地暗、日月無光。劉義一會兒哭,一會兒笑,心裡到底是幸福還是悲催,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離了婚的劉義成了自由身,再也聽不見那些煩心的嘮叨,還有挖苦和嘲笑。

可他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,總感覺心裡少了點什麼,是曾經那份擁有過的愛情或親情,還是那紛紛擾擾、嘻笑怒罵的曾經?真的有些讓人捋不清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結婚後,夫妻間最大也是最重要的變化,就是婚後夫妻不再相互欣賞。

具體地說,就是無視對方的優點,沒有讚美,沒有表揚,更多的是挖苦和諷刺;無視對方為自己所做的一切,認為一切都是理所當然,沒有發自內心的感恩。

有時還會盲目攀比,給對方施加壓力,令婚姻中的另一方感到壓抑窒息,整日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。

人都有避凶趨吉的本能,對生活不堪重負感到不適時,都會想盡辦法去逃離現有的困境,在有人適時遞來一根脫困的繩索時,都會不顧一切的選擇抓住。

猜忌,更是婚姻生活中的一顆毒瘤,聰明的夫妻懂得如何一起去努力,一起去巧妙地化解危機。

相互理解,相互信任,相互忠誠,減少誤解,加強溝通,以求避免因為猜忌而毀掉美好的感情和幸福的婚姻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