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去玩看見擺地攤的老婆,嫌丟人打她一巴掌,轉身我卻挨了二巴掌

我叫大鑫,今年36歲,8年前,和朋友開了一間酒樓,生意很紅火,可是說是日進斗金。我還有一個特別賢惠的老婆,老婆不單漂亮還很善良,對我爸媽就像自己的父母一樣親。媽媽對老婆也是當親閨女一樣,朋友們都羨慕我有一個幸福和諧的家庭,我自己也很滿足!

可是,好景不長,一年前,酒樓里突然有一批食物中毒的顧客,而且還死了三個顧客,還有很多需要住院的顧客。不單原因查不出來,而且還要關閉餐廳。我的身家全賠給顧客也不夠,還欠了很多外債,突然我就變得一無所有了。一下子從富豪變成了窮光蛋,我被這個變故打擊得一蹶不振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變到一無所有后,老婆對我不離不棄,一直陪著我。可是我還是覺得老天爺對我很不公,我沉浸在痛苦的海洋中。畢竟努力經營了這麼久的酒樓一下就這樣倒閉了,而且還欠債累累,我很沮喪。

做什麼事我都不感興趣,已經36歲了,我不知道如何從頭來過。現在天天就是和朋友出去借酒消愁,常常喝到三更半夜才回來。回來后,就拉著熟睡的老婆想過夫妻生活,可是老婆推開了我,說她太累了。

我很生氣,我失敗了連老婆都瞧不起了。我氣不過,怎麼說她現在還是我老婆。我硬是折騰老婆,而且還折騰了一夜。第二天,我起不來,一直睡到了傍晚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等到吃飯的時候,我竟然發現老婆的脖子上有很多不深不淺很新的吻痕。我心裡特別不痛快就指著老婆的鼻子罵她:「賤人,嫌棄老公事業失敗了,嫌老公沒本事,一時都耐不了寂寞,去找野男人鬼混了,臭不要臉的。」老婆聽了沒有反駁,只是幽怨的看著我,滿眼眶淚水,好像我冤枉了她一樣。

看著心煩,飯也吃不下了,就拿起大衣,氣憤的摔門走了。出門后,就和朋友帶了兩個女的去夜店玩。我們在夜店玩得不亦樂乎,玩得特別盡興。不知不覺幾個小時過去了,我還沒玩夠,但是朋友叫散場了,說明天再玩。

我們一行人走出了大街,朋友突然大叫:「嫂子,怎麼是你?你竟然在擺地攤?不怕城管抓嗎?嘿嘿嘿……」聽到朋友的嘲笑聲,我覺得特別丟臉,走到老婆面前氣憤的打了她一巴掌。憤憤不平的罵她:「臭婆娘,丟臉丟到大街上了,趕快滾回家,再不滾我就打死你這個臭不要臉的。」老婆用手捂著被我打的那邊臉,竟然哭了起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我更加氣憤的吼她:「耳聾了嗎?要哭滾回家裡哭。擺什麼地攤?是想在這勾引那些好色的臭男人嗎?」我一腳把她的地攤踹倒了,真是丟人丟到家了,氣死老子了。

我剛想轉身離去,卻挨了狠狠的二巴掌,這麼大力,我還以為是老婆的相好打的呢。可是轉身一看,竟然是我的媽媽。媽媽還大罵我:「你這個沒良心的臭小子,打死你我都不解恨。如果不是你老婆出來擺地攤,你有錢出來玩?你和我有錢吃飯?人家失敗了再重頭來過,你卻變死狗一條。你以為你老婆懷孕了,還願意出來擺地攤?都是你這個老公沒鬼用被逼的。」

聽到老婆懷孕了,我更氣了,懷孕了還出來勾引男人,這樣的女人更應該打了。你們說,我是不是應該離婚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