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歲成孤兒,啞巴親戚養大我,15年後親媽找上門,我笑著叫阿姨

人說這世間唯有父母之愛是為了別離。從孩子出生的那天開始,每一天都在與父母漸行漸遠,他們竭盡所能又含著眼淚送孩子展翅高飛。但這一切對我而言,卻恰恰相反。五歲的我送走了爸爸,七歲時,我又失去了媽媽,成了一名孤兒。

 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我生長在一個偏僻的農村,家裡日子雖然過得很淒苦,但在有父母陪伴的那些日子裡,我一直無憂無慮。那年,鄰居家的小外孫從城裡回來探親,他的外婆帶他來到我們家。聽他講述他在城裡豐富多彩的生活之後,我對他的生活的世界產生了憧憬。他離開之前,送了一本安徒生童話。

我每天拿著那本書依依呀呀,爸爸雖不認識那些字,但他讀懂了我想要讀書的想法。為了讓我能像同齡人那樣背起書包走進學校,爸爸離開了我和媽媽去了那個我憧憬的外面的世界。爸爸離開後的第二個月,我沒有等來爸爸承諾的童話書,卻永遠的失去了爸爸。

 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爸爸走後,奶奶每天都要去給城裡打電話去咒駡。我隨她去過幾次,大概明白了爸爸離開後去了一個工地打工,出了事故,但包工頭不願意給任何賠償。爸爸走了,家裡就剩下奶奶、媽媽和我。日子越來越淒苦,我們經常需要鄰居的施捨才能繼續存活。兩年的時間裡,媽媽的話越來越少,有時一天都不跟我說一句話。媽媽終於還是帶著行李離開了這個支離破碎的家。奶奶的脾氣也隨著媽媽的離開更加暴躁了,她說我是不祥之人,讓她失去了兒子,她用掃帚像要趕走掃把星一樣,將我推出家門。

 

7歲的我沿著路邊流浪,餓了就揀點東西吃,睏了就回到奶奶家牆根睡一覺。我期盼著有一天奶奶能讓我回家,但她並沒有。有一天,我還在睡夢中,啞巴叔叔將我推醒了。啞巴叔叔是爸爸的遠房親戚,他自幼生了場病就再也沒有開口說過話了,家人也離開了他。爸爸在世的時候,偶爾我會陪著爸爸去給他送些吃的。啞巴叔叔拉著我的手,帶我走去他的屋子或者說只是一個類似牛棚一樣的地方。他比劃著讓我睡去他的床上,然後他就離開了。我再醒來的時候,他把半個饅頭放進我手裡,自己又顫顫悠悠的走了出去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我開始了與他相依為命的日子,為了供我讀書,他帶我去了縣城。他靠撿垃圾或者做些零活供我生活,供我讀書。我曾表示我可以退學跟他一起分擔,但每次都被他嚴厲的拒絕了。有天我做完值日後回家,看到他在學校門口的垃圾桶撿我的同學們扔下的空水瓶。

孩子們總是分不清玩笑和嘲笑,他們在遠處用小石子砸他,他氣得直跺腳卻發不出一絲聲音。我哭著離開了,以前我只知道要好好學習,畢業賺錢後好好報答啞巴叔叔。這天我終於有了理想,我要成為一名醫生,可以醫治啞巴叔叔的醫生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十幾年相依為命的生活,其中的苦楚都讓啞巴叔叔吞咽了。他不曾向我抱怨過一分,也不曾讓我品嘗過一分。我的畢業典禮上,他哭得像個孩子一樣。我如願成為了一名醫生,卻對他的病症無能為力,他笑著摸摸我的頭。畢業後我拿著第一份工資如數交給了他,他拿著這些錢買了很多吃的回到村子,分發給曾經幫助過我們的村民。他興高采烈的向村民們比劃著我有多優秀,炫耀著如果以後需要看病儘管去找我。

但是令我驚訝的是,第一個來找我的人是我的親媽,那個曾經拋下我的人,時隔15年後又出現了,她輕聲呼喚我的名字,我笑著回了她7個字:「阿姨,您認錯人了」。留下一臉驚愕的她,我離開了。我並不憎恨媽媽,但也不想原諒她。我感激她生下了我,也感激她離我而去。讓我有幸遇見那個待我如心尖肉,育我如親生父母般的啞巴叔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