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子遇石頭精,逃入深山三年,回家時丈夫已老

荒誕故事:女子遇石頭精,逃入深山三年,回家時丈夫已老

 

  瘋狗村有個女子叫阿珍,嫁了個惡毒丈夫麻三。那麻三吃喝嫖賭樣樣全,乾的是坑蒙拐騙,為人心狠手辣,經常打罵阿珍,將她當狗一樣看待。

  每每想及自己的命運,阿珍都要暗自落淚,不知前世造了什麼孽障,竟會遇到麻三這樣的惡棍。好幾次,她舉起菜刀,想將爛醉的麻三一刀砍死,但往往刀到半空又放下,總是含淚認命。

  一日,麻三帶著一群豬朋狗友回來,進門就對阿珍叫嚷:「死婆娘,快殺幾隻雞,今日我要與弟兄們喝一頓!」

  阿珍不敢多言,跑去雞舍一看,卻一隻雞也沒有,只得回來小聲告之。麻三見沒雞可殺,抬眼瞧見家中那條看家老狗卧在牆邊,他操起一根木棍,冷不防一棍將老狗打死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可憐那老狗看了幾年家門,臨死眼中淌出狗淚,掙扎一陣沒了氣。阿珍看得心涼,卻不敢阻止,眼睜睜地看著麻三宰狗燉肉,一群人圍在院子里大吃大喝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(圖片來源自網路)

  麻三喝得半醉,命令阿珍陪在一邊替眾人斟酒倒茶,當下人使喚。

  阿珍忍氣吞聲,一一照辦,卻不料,一不小心,將一杯水倒在一個人懷中。麻三非但沒有體諒阿珍的勞累,反而大怒,一掌打來,直打得阿珍跌在地上,嘴角溢出血絲。

  「我打死你這臭婆娘,干點事都干不好!瞧我不打斷你的腿!」麻三仍不罷休,噴著酒氣到柴房裡找棍棒。

  阿珍既驚又怕,忽聽有人叫道:「快跑啊,你這死三八,還愣在這等他打你嗎?」

  阿珍如夢方醒,咬牙站起來,跑出家門,一路往深山裡逃去。到了山中,夜色來臨,四野昏沉一片,阿珍茫茫然不知何去何從。她又累又餓,實在跑不動了,低頭見路邊有塊青黑大石頭,便坐上去喘氣休息。

  她本是城中一個富商之家的千金小姐,七歲那年,家道中落,父親又遭小人布局陷害,騙光家財。阿珍也從千金小姐一夜間變成無家可歸的難民,父親不堪巨大打擊,當夜跳江自盡,阿珍跟隨母親流浪長大,吃盡苦頭,十八歲,母親便將她賣給惡棍麻三,然後一去不回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心中回想此生遭遇,阿珍不禁又落下淚來。哭到傷心處,忽然聽到一個聲音響起:「阿妹,快快別哭了。」

  阿珍仔細辨聽,才發現那聲音竟是身下的大石頭所發。她不由得大吃一驚,嚇得跳到一邊,不敢相信地盯著大石頭:「你……你這石頭在說話?」

  大石頭髮出呵呵之聲:「阿妹莫怕,實不相瞞,我乃是石頭精,修鍊已千年,頗有些道行,能通人言,化人形。」說著,果真化成一青年立在眼前。

  阿珍訝異間抬眼瞧去,這石頭所化的青年極是俊美,風度翩然,比起自己的丈夫麻三來,簡直是天地之別,不由得看得呆了:「你既是石頭精,本算不得世間人物,為何要現形與我相見?」

  青年微微一笑,從容道:「我雖是一顆石頭,可我的心卻不是石頭,只因剛才我見阿妹哭得悲慟,心中不忍,所以才出聲勸慰,實沒有冒犯之意。阿妹有何傷心之事,我石頭定當替你解憂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沒想到這石頭人尚有一顆溫柔的心,自己那個丈夫雖是骨肉之軀,卻反而生著一顆石頭心!阿珍想及此處,又悲從中來,不由得將自己的遭遇傾訴出來。

  青年聽罷,笑道:「你的丈夫既然如此刻毒,你大可不必與他相見。」

  阿珍道:「我若不回去,還能去哪呢?」

  青年尋思片刻,喜道:「阿妹不必擔心,我知這深山中,有一個絕妙的去處,正好讓你躲一躲。」言罷,在前帶路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(圖片來源自網路)

  阿珍跟在後邊,二人走了半天,來到深山之中,青年停下腳步說到了。阿珍抬頭一看,眼前竟是一個山洞,洞口一道石門緊閉,門上刻著幾個金光大字:無憂界。

  「這叫無憂界?」阿珍看得呆了。

  「沒錯。」青年道:「這兒是無憂界的入口,進了這個石門,你就會到達一個沒有憂愁痛苦的快樂世界,在那裡再也不會有丈夫毒打你了。」

  阿珍聽得怔怔然,這時,青年不知如何,已將石門打開,叫一聲:「阿妹,請進,到快樂世界里去吧。」

  阿珍身不自主地邁動腳步,幾步跨了進去。到了裡邊一瞧,果是一個世外桃園,她一見之下,立時歡喜萬分,居留數日,便已捨不得離開了。

  光陰如梭,匆匆間,阿珍已在無憂界度過了三年自由美好的生活。

  這一日,石頭又化為青年,前來看望阿珍,言談間,見阿珍臉上仍有悲色,不由得問:「阿妹,這三年你在無憂界里難道過得不快樂嗎?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阿珍猶豫一會,道:「這三年我雖過得自由快樂,但我心底仍是放不下我那個丈夫,我與他畢竟還是夫妻,我想回去再看一看,從此便一刀兩斷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(圖片來源自網路)

  石頭知是無法阻攔,便開啟界門。阿珍從無憂界內出來,匆匆下山。不消半日,已回到當年那個家。站在院外躊躕許久,才敢輕步走進去。到了屋內,不見丈夫蹤影,卻見一個七十多歲的老頭橫躺在床上,病得已經皮包骨頭,奄奄一息了。

  阿珍看得心中不忍,便走到床邊,俯身詢問:「大爺,你怎麼了?為何病成這樣?你家人呢?這兒是不是麻三家?」

  沒想到,那老頭兩眼緊緊盯著她,異常激動,竟一把握住她的手。阿珍嚇了一跳,使勁掙脫開來。那老頭忽然嘶啞著嗓門,拼著一口氣叫她:「死婆娘,你……你可算回來了……我……我就是你丈夫,麻……麻三……」

  「你就是我丈夫麻三?」阿珍驚得張大嘴巴,不敢相信地再次打量,這才發現,眼前這老頭果真與麻三有七分相像,可麻三為何三年間就變成了一個病老頭了呢?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正在疑惑間,門口人影一閃,一個人走了進來,正是石頭精所化的青年。青年來到阿珍身旁,看了看床上的麻三,慢慢嘆一口氣,這才告訴阿珍:「阿妹,實不相瞞,眼前這人確實是你丈夫麻三。我帶你去的那個無憂界,乃是天地聖境,你在那裡三年,實則人間已經過了三十年!」

  阿珍大是一驚,再看麻三,不由得泛起一股難言滋味。青年反而哈哈大笑:「你們人這一生,不過短短數十年,瞧這人,一生陰險毒辣,到頭來也眼見要化為黃土了。阿妹,我引你到那無憂界,實是想告訴你,人生苦短,應活出自我,你早該鼓起勇氣,離開這人渣惡棍才是。今日見你有了決心,我也替你高興。」

  說著,一指床上的麻三:「這惡棍明日便死,從今往後,你自由了。」言罷,出門而去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阿珍追到門外,見那青年已化作一顆大石頭,飛快地朝深山裡滾去了。次日,那麻三果就病死,阿珍親自將其安葬,劈一塊木牌當墓碑,上書:人渣之墓!(完)